阿斯加尔德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郊外的烂尾小区有闹鬼的传闻,好像是说,某个房间里住着幽灵,它会在墙上大量涂鸦,让路过的人来铲。
我和我的同事C前往那个小区一探究竟。
在某某房间,我们发现了涂鸦,C急不可耐地拿出铲子铲起来,我则在一旁望风。
墙上出现的不再是涂鸦,而是红色的果冻,或者说鼻涕一样的东西。
C仍然不停地铲着。
"啪!"一坨"鼻涕"打在我身上,C贱笑着准备甩出第二坨。"真恶心。"我嘟囔了一句。
这时我注意到,C的身上星星点点落满了"鼻涕",而他的后脑勺上挂着很大一块。
C开始铲后脑上的"鼻涕",下手很快很重,却连头发都不曾铲动。
我知道不对劲,丢下C往外跑。
身体渐渐变硬。
在楼梯的转角遇到前来找我们的妹子,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变成一滩粉尘,就像墙面上铲下来的白灰。
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我……醒了……
第一次觉得麻雀的叫声如此悦耳亲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