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加尔德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1/5

工作,之类的

随着上重正式成为历史,我的人生也进入了新的篇章【噫~】,可惜新章的开篇并不是那么的靠谱。 新单位是我妈通过她在路边认识的人【…】投递的,当时还很得意跟我得瑟,认识的人多有什么什么好处。等工资待遇等条件开下来,完全是把我当应届生看。其实我完全可以回绝,不过该单位背后有51所,考虑到论文需求,勉强接受。 于是入职。然后发现神奇的事情:三个做结构的,每个人用一种画图软件,Catia,Proe,Solidworks,每个人都不能直接打开另两个人的图纸。这意味着,如果要借用其他人的图纸,对不起,模型上的装配关系全都清空,平面图也请自己重画一遍。同时,这也意味着这里没有标准图框【因为要做三种】,也就是说所有图纸的格式其实都是不统一不正规的。 另一件事,这个单位没有绘图仪,只有两台打印机,所有图纸最大只能打A3,导致部分线条密集处一片漆黑。打印机经常故障,有次故障了一整个礼拜仍然没有修好,导致无法出图,造成严重拖期。这让我无法容忍,因为在上重时,部门坐拥两台绘图仪,5台A4打印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坏了一天之内必然修好。有的东西只有失去时才能体会多么值得珍惜【茶】。 说实话这都不叫事,让我反感的是,这里的设计流程完全不正规。订单似乎谁都可以接,办公楼里任何一个部门都可以要求结构接任务,然而任务发布后并不会详细描述任务要求,也不会进行方案讨论,只能每次做个方案拿去询问是否符合要求,然而每次都会得到新的要求,打回修改。请问您是甲方打入单位内部的奸细么,自己人还带改需求的。这还只是面向生产的小修改,至于一些开发项目,那更是完全交由结构自主发挥,随后各部门派人对方案指手画脚【最高纪录同时五人】,甚至有的已经投产,昂贵的外购件都买好就差装配了,一番指手画脚之后方案完全推翻重做。虽然推翻重做一般是因为原方案有问题,但是原方案有问题完全是因为没有对该方案进行讨论就直接投入生产。开发项目,本当谨慎,如此轻浮随便,只能说这里的流程或者制度有严重的问题,设计部门从领导到科员完全不上心。 还有个有问题的流程就是,出图需要签字。一个是由退休返聘的老技术员审图签字,还一个是由部门领导批准签字。然而部门领导同时参与销售、生产、采购甚至售后的工作,每天能在座位上的时间不超过两小时,老技术员也经常不在座位,就这么忙居然还不设专管签图的副职。用老员工的话说,出图两天,签字三天。加上上边说的改方案,要求一个礼拜出的图,天天加班,周六加班,仍然能拖到下礼拜二发放。 于是在这单位,虽然我每天认真工作,该画图画图,该测量测量,但是不说成就感,没有挫败感就不错了。先是改方案,再来是签不上图,接着打印机坏掉一个礼拜,每一样都导致拖期,但是每一样都不是我的过错。于是每上一天班,内心的烦躁就增添一分。每天最大的疑问就是,这家单位完全不考虑延期交货要赔钱这回事么。加上工资低,再加上密保单位拿不到资料做论文,回见吧您呐,老子不陪你浪。 辞职当然也是三堂会审。人事想挽留,拿出了口头加价的杀手锏,可惜我也是经历过国企买断的人,不信口头,只信合同。你要真能拿出1w的工资,我要6k的时候怎么不给?对此人事抛出了极逗比的理由:在我之前的结构干了半个月就走了,担心我也会走,为减小风险【损失】工资开少。且不说我的去留跟前一个人有什么因果关系,单你这对我红果果的不信任,我就必须走给你看口牙! 最终闹剧收场,重新开始找工作之旅。感觉亏了很多,浪费一个月时间精力和大把的工作机会。唯一的收获是,家里两位要是再对我找工作这事指手画脚,我大可以拿“你看你给我找的什么鬼工作”噎回去。

工作,有;该做的事,有;需要适应的环境,有……要做的事堆成了山,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找不到方向,还是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随便写写

记得刚进上重时候我就决定,不会在这间厂待很久,一来机床在上海并不是一个值得扶持的行业,二来我对国企的印象不好。不料因为考研之类各种原因一直没能辞职,一口气待了五年半,算上实习期差不多六年。然而更料不到的是,上重竟会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消失,仅留下种种功绩,存在于专业论文中。 六年时光,说没感情那是骗人,哪怕是我这样嫌弃这间厂的人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六年里,我画出了无数的图纸,目送厂里一台台机床装配、出厂,跑过大大小小的展会。我看着厂房重新粉刷翻新,看着篮球场建设,看着爬山虎被连根砍断又爬满整面墙,看着部门同事一个个搬离宿舍,从刚入厂的十几人到如今只剩两人,还有年年下小猫的小黑和小黄最终做了绝育。人生能有几个六年,何况这是最珍贵的青春。当然该嫌弃的还是得嫌弃,厂倒了对我来说是好事,既省了辞职的那些破事,还能拿一笔钱,就当是青春补偿金好了【笑。 可是还是很不爽啊!想做的事,该做的事都还没做完,人心却仿佛打碎的温度计里的水银,唰地一下四散而去,没了,这些事可能再也无法完成。无力,无助,无奈。加之前来接管的上机店大欺客的做派,我已经起了7成的去意。 不论去不去上机,上重的消亡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我在这里工作生活过的痕迹也终将消失。没什么可说的,永别了,上重,大概我退休的时候会来看你一眼。

师父新接一台大修业务,六几年德国产的磨头,精密控制全靠机电实现,结构很是复杂,但是以今天的眼光看,毫无必要,统统换成伺服控制,简单又便宜。可是当时并没有CNC技术,同时期国产机床大概还是人工控制,不得不感叹德国人技术之先进。现如今机床大多采用数控系统,这算是现在最先进的加工制造技术,可是未来肯定会被更先进的技术取代。德国人的机电控制也算是当时的先进技术,又能怎样?还不是被设计人员抛弃。现在有可能接班的是3D打印技术,如果能推广,整个工业生产方式都将被改写。什么时候?不知道。在此之前,数控机床仍将活跃在加工制造行业中。没什么可顾虑的,毕竟机床行业是基石,对工业,对未来科技,以及,对我……

职称的事,也就这样了,到此为止,成与不成都不在我,好好把学位论文做出来才是正道。硕士在手,还怕拿不到一个两个职称?

每到节假日的半夜就觉得非常寂寞

郊外的烂尾小区有闹鬼的传闻,好像是说,某个房间里住着幽灵,它会在墙上大量涂鸦,让路过的人来铲。我和我的同事C前往那个小区一探究竟。在某某房间,我们发现了涂鸦,C急不可耐地拿出铲子铲起来,我则在一旁望风。墙上出现的不再是涂鸦,而是红色的果冻,或者说鼻涕一样的东西。C仍然不停地铲着。啪!一坨鼻涕打在我身上,C贱笑着准备甩出第二坨。真恶心。我嘟囔了一句。这时我注意到,C的身上星星点点落满了鼻涕,而他的后脑勺上挂着很大一块。C开始铲后脑上的鼻涕,下手很快很重,却连头发都不曾铲动。我知道不对劲,丢下C往外跑。身体渐渐变硬。在楼梯的转角遇到前来找我们的妹子,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变成一滩粉尘,就像墙面上铲下来的白灰。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我……醒了……第一次觉得麻雀的叫声如此悦耳亲切。

打车软件不过是推广XX支付的方式而已,叫停自然也就是限制XX支付。用的人得到了好处,可是也被绑在了XX公司上。XX支付很便捷没错,但是在我支付的过程中,我的钱已经在XX公司的帐上走了一遍,这些钱又能生出多少钱来,我等小民难以相像,但是可以肯定,一则这钱到不了我的户头,二则积少成多,或可敌国。大呼小叫打压创新打压市场,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国家要没动作,真变成XX公司把持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找谁哭去?

终于回家了,随手吐点小槽好了。 人说过年都要回家,我的确也回家了,可是家里没有人,我还得赶回老家。 都说家是温暖的港湾,我也觉得如此。那么老家呢?在我眼里,老家只是一块外公外婆父母舅伯等等一干人长大的地方,跟我几乎没关系。我在老家的生活只到三岁为止,之后便在仪征化纤度过了童年,少年,跟老家的唯一联系就是每年寒暑假要回去住个把星期。要是按我的理解,仪征化纤才是我的老家。 小时候过年回老家,一来因为有爆竹烟花可放,还能吃到大量平时难得一见的糖跟零食,一个人也能玩儿的不亦乐乎;二来班上的小朋友们大多各回各的老家过年,便觉得回老家一个人待着十分正常。可是来到上海上了高中才知道,班上的同学有很多过年时并不离开上海,而且还能天天碰面。反观我这边,老家没有半个朋友。至于堂兄弟什么的,半年才见一次面怎么指望我们关系好?加上随着年纪的增长,儿时的乐趣逐渐变成无趣,在老家更是连消遣都没有。还能说什么呢,只剩下羡慕嫉妒恨。 别人过年回家,或者为了吃一口家乡菜,或者为了见许久不见的亲朋好友。我的老家呢,并没有特色的菜肴【这是我小舅说的】,而许久不见的亲人们则是准备了一肚子的牢骚,外婆说小舅妈不好姨妈说小舅妈不好大舅妈说小舅妈不好小舅妈说别人都不好……年年如此,见了就心烦。于是乎过年越来越成为一种负担。【说起来今年负担还小一点,姨妈离婚了,家庭矛盾焦点只剩小舅妈】 所以这几年回老家,只为了唯一的目的:让外公外婆安心。老人家们七十五六啦,一身病,都住过好几次院,说不定哪天就去了,真真儿是见一次少一次。他们也清楚,家里没有什么能留住我这个孙子的:无聊二字都写在脸上呐。就算这样他们还是为了迎接我【当然还有我父母】做了很多准备。无需开口,满满的都是爱。 嘛,就这样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经还比一经高。

稍微做个小结,无关人士不用看

2013年是我忙碌的一年,各种各样的事务,盐灸参什么的,各种职称考试什么的,大量的工作什么的。而在网络世界,最大的一件事大概是我退出了【】的群。 事情的直接原因是我在群里说看到个服务员好像群主,然后【】直接一句“滚”,好吧,那我再见。当然感情好的话不会被这么一句激怒,积怨已久。 大概在【】交男友那会儿起?【】是一直在群里说男友怎么怎么不好,其实就一个涉世不深的死宅来说男友君做得不错了。那时我就觉得【】这个人挺难搞的。而后【】召集群里一起玩游戏,玩不来又想赢,输了还要闹腾会儿,[]就是这么气退群的。另外呢,在群里大肆评论微博上的人,不巧有些是我熟悉的,比如[]跟[]。很有趣的是【】从不在微博表露出来,反而表现的客客气气甚至很熟络的样子。群里说八卦无可厚非,但是抱歉,涉及到我熟悉的人,而且说的不算是什么好话,我不会坐视不管。之前我跟兜[]就是因为这个积怨的。其他比如三观不合之类的,都是小问题。 说这么多【】的事,只是为了说明退群是有一点惋惜,毕竟在群也有好些年,看到了【】这么多事儿,但更多的是如释重负,不用再陪【】折腾了。 PS:群员小【】,自其分手表示要送炮之后我就一直说他没救了,退群后再说还在微博战了一会儿并被拉黑。现在呢?该没救的还是没救。/摊手 PSP:很明显我自己也并不是什么好人,性格也好别的什么也好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这种事由自己来说怎么看都是开脱,所以算了吧大家心里有数。

传统有时候能让人看起来非常有文化,有深度,非常的historic,仿佛千年的历史凝聚一身,浑身上下散发出无限的使命感和OO自豪感。可惜这个历史是断档的,支撑传统的文化早已消失,仅剩的习俗有时看着可笑。更可笑的是还有一群人为了维护自己的习俗争来吵去。明明连根都不剩了。

这次中日的争端前景不妙啊,连我这样的盲目乐观派都觉得有开战的危险了…

关于米国华人的游行,有人支持有人反对,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那种估计一辈子都出不了国在国内对领导及老外点头哈腰的家伙,却在网上大呼自己的意见,与人争得面红耳赤,还搬出一套一套的理论,实在是闲的蛋疼。

本来我认为,安倍是为了稳固国内支持形式才掀起国际种种问题,现在觉得这个观点需要调整了,安倍的底线无法把握。

新快报记者被抓

两坨屎打架,一坨把另一坨冲掉了,你觉得旁观的卫生纸会去帮被冲掉的那坨屎求情?

腹诽:以盲人的特殊性,其购物,尤其是买衣服,独自完成是不可能的,必需依赖他人。既然有其他人为其帮忙或者说服务,那么,导盲犬在店内的实用性实际是下降了的,是否允许导盲犬进入商店,完全可以取决于店家,而不是任由盲人说了算。当然禁止导盲犬进店的话,店家必须为盲人及店外的狗提供相应的服务与照顾。换个角度角度讲,一家禁止宠物入店的狗让导盲犬进入了【虽说导盲犬是工作犬】,我是该夸店家有人性还是该批评他搞特殊化变相歧视残疾人?扣帽子谁不会呀。

最早一次对网络失望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概也是一面倒地指责什么人,或者是一面倒地支持什么事。可怕,听风就是雨,非黑即白,跟风指责,无脑质疑,没有思想【虽然我们从小就被教育的没有了思想】。我也未能免俗,我也这么做过。这次又是一样,很多人平日里没见对版权如何在乎过,却大肆评论着小夏的画集,支持者与反对者,大V与草根,法律与道德在狭小的微博上激烈地碰撞,迸发出……好吧,什么火花也没迸发出来,尽是口水。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爹,那又是另一堆口水,永远不会让中国变好的口水。这次我只是看。开始是凭感觉决定避开这次事件,现在想想,不就@几米 结束的事儿嘛,你们这帮子人吵吵个屁!光看网络,现在的中国比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还要散沙一片。微博看起来是个广阔的开放空间,事实上用户只会关注会讲我爱听的话的用户,所以小圈子和派系林立,相比明末党争更加错综复杂。至于思想,抱歉,没有。小圈子加思想,那不如直接去南湖租条船。所以这次又失望了,虽然…本来就没有过期望。PS:余姚的事见诸微博以后,更加失望。

谁是真的,谁是假的,只凭一篇报道甚至微博的只言片语,又怎能确定?更何况这个年头,何来什么真假。一群人纷纷拥护或反对,可笑,可悲。

又见官员出事。这些官啊,难道连什么话不该当众讲都不知道吗?

去年这时候,正是反日闹得凶的时候。可是看看新闻,直接受损失的都是中国人,而我们号称要抵制的【部分】日本企业,在经历数月的销售低潮之后,销量回升了。而且诸如电子机械机器人等行业,根本不会受此影响。很明显,这种盲目的反XX是完全要不得的。可是建国以来,一是国家有意无意地建立一批假想敌,二是不断进行着全国式的运动,中国人早已习惯用反【假想敌】来宣泄心中【说不出】的不满。当然也有一定的外因,不作猜测。不过这时候也算是体现出我国体制的优越性来,要是搞什么公投,按国人这尿性,早就开战了……

有人质疑"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说有很多人仓廪实却不知礼节云云,可惜逻辑回路故障,这句不够成削弱。

说不定哪天就随便找个人把自己嫁了;说不定就。。。

人人上看到这么一条状态: 程晨 : 中国人自认为比西方人聪明,但奠基了现代社会的是西方人,当西方人在探讨天文,生物,化学,数学的时候,中国人在弄着阴阳五行风水,想着那天是良辰吉日,狐狸会不会变成人,而中国的科学家,近代在国内的没有一个科学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真的可以说中国人比白人聪明吗?只能说着在于民族性格问题,中国人聪明在圆滑,就是可以贪点小便宜,勾心斗角,耍嘴皮子,白人或许不关注这些小事,但有一股韧性和探寻真理的勇气,甚至可以不在乎物质生活,中国人追求的更多是现实利益,没有人为了这些抽象的东西牺牲首先5美分拿好不送。一条一条看吧。第一句聪明什么的就很无厘头,懒得说什么。第二句,既然奠定了现代社会的是西方人,那么自然,该社会规则对西方人有利,那就没什么可比的了。是的,西方的自然科学领先于中国,可是当他们能够进行"探讨"的时候,中国阴阳之类早已是末技,主流知识分子研究的是"儒学"【实际是官场术】,非主流们也在各类技术领域有所收获,可惜没人进行系统总结,没有形成学科。至于诺贝尔奖,从民国建立算吧,先是迷茫不知国家将如何发展,然后是各类战争,短暂的和平之后,各式各样的人祸接踵而至。等到终于开放了,有条件做研究了,大家也开始向钱看了。至于说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有问题,我是赞同的,《丑陋的中国人》也有类似的表述。但是要说白人就怎样怎样,我觉得你还是先出趟国住上半年再说吧。另外,最后一句千万千万要跟微博上的公知们说,我很期待他们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