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加尔德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随便写写

记得刚进上重时候我就决定,不会在这间厂待很久,一来机床在上海并不是一个值得扶持的行业,二来我对国企的印象不好。不料因为考研之类各种原因一直没能辞职,一口气待了五年半,算上实习期差不多六年。然而更料不到的是,上重竟会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消失,仅留下种种功绩,存在于专业论文中。

六年时光,说没感情那是骗人,哪怕是我这样嫌弃这间厂的人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六年里,我画出了无数的图纸,目送厂里一台台机床装配、出厂,跑过大大小小的展会。我看着厂房重新粉刷翻新,看着篮球场建设,看着爬山虎被连根砍断又爬满整面墙,看着部门同事一个个搬离宿舍,从刚入厂的十几人到如今只剩两人,还有年年下小猫的小黑和小黄最终做了绝育。人生能有几个六年,何况这是最珍贵的青春。当然该嫌弃的还是得嫌弃,厂倒了对我来说是好事,既省了辞职的那些破事,还能拿一笔钱,就当是青春补偿金好了【笑。

可是还是很不爽啊!想做的事,该做的事都还没做完,人心却仿佛打碎的温度计里的水银,唰地一下四散而去,没了,这些事可能再也无法完成。无力,无助,无奈。加之前来接管的上机店大欺客的做派,我已经起了7成的去意。

不论去不去上机,上重的消亡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我在这里工作生活过的痕迹也终将消失。没什么可说的,永别了,上重,大概我退休的时候会来看你一眼。

评论

热度(1)